全部   玄幻   奇幻   武侠   仙侠   都市   历史   军事   游戏   竞技   科幻   灵异   同人   女生   其他  

听说我与两位校草有染 15.第 15 章


推荐阅读: 超级武神   不灭龙帝   不灭龙帝   超级护花天王   不死帝尊   霸天武魂  

  下午第一节考完英语后,温晋琅跟刘宇一块去隔壁班找了徐梦梦。

  刘宇说她变化大,她觉得徐梦梦变化才大,她原本是单眼皮,也有可能是内双,现在却是非常明显的双眼皮,而且比以前瘦了好多,斜刘海让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文静,头发也留长了。

  要知道,她以前可是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假小子。

  看到温晋琅她有些拘谨,而且并不吃惊,看样子早就知道她在21班考试了。

  反而是刘宇,她完全不知情:“你这次竟然跑了三楼来了,行啊你,下回就会试了吧。”

  四楼有个大会议室,一个大房间,年级前100名都在里面考试,又分为四个小考场。

  大家经常调侃在里面考试的人都是会试。

  刘宇乐得哈哈笑:“要是我真去了,那我就请你们吃饭,就去咱们这儿最好的饭店。”

  “我记住你这句话了,到时候你可别反悔啊。”

  两个人笑闹了一阵。

  徐梦梦怕冷落了温晋琅,又主动问她:“我们这周有个聚会,我们俩都确定要去了,还有王志扬、徐强他们几个,你去吗?”

  “上午刘宇就给我说了,我有事去不了。”

  徐梦梦一时间找不到话来说了,三个人尴尬了一会儿。

  刘宇主动打破沉默说:“哎你们听说了吗,小清河那边今天捞起来一个死人,都泡胀了。”

  徐梦梦立刻点头:“嗯嗯,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听我妈说的,说是被装在一个塑料袋里,在河里好几天了,附近的人老早就闻到臭味了,今天一个老头去钓鱼看到麻袋口露出来一只手,还有长长的头发……”

  刘宇打断了她的话:“长头发?我听说死的是个男的啊。”

  “你听错了,绝对是个女的,那附近的人晚上都能听到女人哭呢……”她说着哆嗦了一下,“我每天上学都从那边过呢,想想就吓死了,你说那个女人的鬼魂不会跟上我吧……”

  刘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背后:“她现在就跟着你呢,你往后看。”

  徐梦梦脸色一变,身体僵成了一块木头。

  一直没插上话的温晋琅斜了刘宇一眼:“他骗你的,你后面什么都没有……”

  “贱|人,吓死我了你。”徐梦梦捂着胸口,伸手要去打刘宇。

  “除了一堆头发。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徐梦梦抱住就近的温晋琅叫了起来,听到耳边传来两个人的笑声,主要是刘宇的,她生气地推开温晋琅,瞪着她气鼓鼓地说,“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坏。”

  这么一闹,多年来的隔阂和生分就都不见了。

  不过温晋琅看出来了,她是真的害怕,所以后面就再也没逗过她了。

  徐梦梦喝了口水润了锁嗓子,又接着说:“我今天晚上要跟我妈睡,要不然我肯定又要失眠到半夜。刘二狗出事的时候,我就怕得天天睡不着觉,就提前回来了,可是那个小破出租屋暖气停了,又冻得我睡不着。哎我真倒霉啊。”

  刘二狗是他们村的,是村里有名的酒鬼,经常去别人家蹭酒喝。今年大年初二的晚上不知道从谁家喝了几斤,醉得不省人事,被人打死扔在了臭水沟里。

  面部和生殖器官被砸得血肉模糊,又赶上下了大雨,泡了一夜,一个沟子里的水都被染红了。

  这人嘴贱、好色又爱贪小便宜,在村里树敌颇多,线索杂乱再加上大雨冲去了痕迹,凶手到现在也没找着。

  这个案子、抛尸小清河的女人,还有田埂上那个被挖去眼睛和舌头的裸|体女尸,是中学时代离温晋琅最近的三桩命案。

  尤其是刘二狗的案子,毕竟是一个村里的,她对他的脸还有印象。

  那些案子最后破没破温晋琅不记得了,就记得那段时间谣言满天飞,女生晚上都结伴去厕所。

  她以前也和徐梦梦一样怕,不过隔了这么多年,她现在再听这事就像在听一个离她很远的故事一样。

  放学后她去约定好的地点去等邓泽端。

  他倒是准时,背着书包站在光秃秃的花坛边,像一棵笔直的柏树,灰色的围巾只掩住下巴,眼镜上起了一层白雾,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待温晋琅走到跟前他才反应过来似的,摘下一只耳机,随口问了句:“考得怎么样?”

  “不怎么样。”确实不怎么样,她的实力都没发挥出来,“你也知道我成绩就那样,折腾不出什么水花来。”

  邓泽端笑笑没说话。

  他这笑什么意思,按照他的个性难道不该是安慰几句吗?

  邓泽端把书包侧背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,里面盛着手机和充电器等:“我昨天晚上刚充了电,有时候太冷了可能会自动关机。”

  “谢谢啊。”温晋琅接过袋子,又从里面拿出手机,抬眼看他,“里面没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吧?”

  正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嘛,有也正常,她倒是不介意,甚至还想蹭个资源。

  但显然邓泽端没想这么多,他想了下后说:“确认没有银行卡的密码。”

  说到密码,温晋琅按亮了手机,然后就看到了解锁界面:“密码是什么?”

  没有立刻得到回答,她抬头看到邓泽端犹豫了一下,要开口的时候她主动说:“你这个密码要是以后还用的话,现在要不要先换一个?”

  “没事不用换。”邓泽端道,“密码是96246。”

  温晋琅输入密码,滑动了几下屏幕,发现基本上常用的app都下载了,便把手机放回了袋子里:“谢了啊,我会尽快还给你的。”

  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说着她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,发现邓泽端跟了过来,回过头问:“你还有事?”

  “我奶奶来了,我爸让我回去一趟。”

  原来是顺路……尴尬……

  回去一趟,怎么听这意思晚上还要回来?

  温晋琅走在前面,邓泽端在她两步之后。

  没有人说话。

  路上没什么人,尤其是没什么认识的人,她也找不到一个理由走得快些或者慢些跟他岔开些距离。

  明明两人认识,这样一前一后不言不语当真是别扭,温晋琅于是放慢脚步等了等他。

  然后开始今日份第N次尬聊:“你物理考得怎么样?”

  邓泽端缩在袖子里汗湿的手慢慢放开,唇角弯起跟了上去:“还行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