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   玄幻   奇幻   武侠   仙侠   都市   历史   军事   游戏   竞技   科幻   灵异   同人   女生   其他  

我真是个模型师 第四十九章


推荐阅读: 超级武神   不灭龙帝   不灭龙帝   超级护花天王   不死帝尊   霸天武魂  

  在那具尸体转头来的时候,盖在他的身上的那张白布滑落了下来,露出了他的脸。

  那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,男性,有着一张苍老而干枯的脸,花白头发很短,有些凌乱。皮肤很苍白,泛着青紫色,看上去应该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。

  他的上半身赤裸着,皮肤是同样的青紫色。

  我看到他用那双浑浊而无神的瞳孔盯着我,嘴巴慢慢地张了张,发出了一声低哑的嘶吼:“啊~~~~”

  我特么头皮一阵发麻,转身就跑。但转念又一想,不对呀,我是来调查特异现象的。现在特异现象就在我眼前,虽然恐怖了点,但我选择逃跑算是什么意思啊?

  想到这里,我又转身走了回来。先趴在铁门上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。

  那具男性老人的尸体正在摇摇晃晃,看样子似乎想从那张床上爬下来,但是却因为身体肌肉的僵硬,无法很好地完成这个动作。

  我低下头来,用手电照着手里的钥匙串儿,仔细的翻看着每一把钥匙,终于发现有一把钥匙上贴着“太平间”的字样。

  我赶紧尝试着用那把钥匙打开铁门,竟然一下子就成功了。我伸手把铁门推开,迈步走入了房间内。

  那具苍老的尸体听到了开门声,艰难的把脑袋转向了我这边。

  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感觉,这具尸体在看到我之后,似乎显得很激动。

 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一点一点地挪动脚步,生怕他突然暴起对我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。

  那对尸体向我举起了两只手,嘴里又嘶哑地吼了一声,“啊~~~~”

  我仔细地盯着他的神色,他的脸虽然因为长时间的死亡已经变得有些僵硬而恐怖,但我从他的眼神中不知为何看出一丝求助意味。

 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小声地对那具尸体说到:“你是想跟我说话吗?”

  那具尸体瞪大了眼睛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  卧槽?竟然能交流?!那就好办了!

  我心中一喜,又向他问道:“你是有什么遗愿没有完成吗?”

  平时另一小说看的多了,一般类似于这种可以交流的尸体或者鬼魂,通常都是有什么遗愿想要完成。

  没想到我这次却是猜错了,那具尸体摇了摇头,他的动作似乎已经灵活了许多,他继续吵我嘶吼着:“波~~”

  “什么?”我似乎听到他的嘴里好像说出来一个字。

  尸体奋力地挣扎了一下,似乎有些焦急,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出了三个字,“波——昂——帮——帮帮我~~~”。

  我出言安抚道:“好的这位,这位老伯,你先冷静下来,稍稍活动一下,争取能让我听明白你说的话。”

  这对尸体似乎很讲道理,他点了点头,坐在那里,努力的活动着自己的面部。过了一会儿,他抬起头来对我说到,“帮帮我。”

  见说话的吐字已经清晰了很多,我也是松了口气,不为别的,刚刚那个嘶吼声实在是太渗人了。

  “你有什么想让我帮忙的就直说吧。”

  尸体又休息了一小会儿,接着开始断断续续跟我说起了他的事情。

  “我。。。我叫张小帅。我是这家殡仪馆的。。。夜班门卫。”

  “什么?!”我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,“你是这家殡仪馆的夜班门卫。昨天在论坛发帖子的那个人是你吗?”

  听到我提到那个帖子的事情时,张小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,“是的,你看过那篇帖子吗?”见我点了点头。张小山的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。

  “那你一定可以解决我身上的问题,对不对?求求你!求求你一定要帮我变回原来的样子!”他的声音已经带上里哭音。

  我出声问道,“等一等等一等,你先说清楚,你现在的样子不是你原来的样子是吗?”

  “不,我今年才21岁。”

  “什么?21岁?”我再一次打量了一下这对尸体的外貌。从任何角度上来说,这都是一具八九十岁的男性老人的尸体,他怎么会说自己是21岁呢?

  我摇了摇头,打算先听听他的经历再说,“好了,先不管这些了,把你经历的事情告诉我。我在想办法给你解决现在的问题。”

  “好。。。的。。好的。”

  虽然我不知道这些尸体到底能不能呼吸,但张小山还是深吸了两口气,像是稳定了一下情绪,这才开口说道:

  “是这样的,我叫张小山,今年21岁。是个无业游民。

  前段时间打牌输了些钱,但又不想让家里知道,所以只能出来找个工作。

  然后我昨天白天就来到了这里应聘夜班门卫。我觉得我胆子挺大的,干这个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

  晚上,别人都下班了,我一个人在值班室里睡觉。

  大约在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,我起来上厕所,发现楼上这个房间亮着灯。

 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有人忘了关灯。于是我就拿上手电、警棍和钥匙来到了这儿。

  走在路上的时候,我发现窗户有人影晃动,这时我就以为,是不是有那种偷窃人体器官的犯罪团伙,在太平间里边儿偷尸体。

  但当我趴在门上向里边观瞧的时候,却惊讶的发现这屋里并没有人。

  我用钥匙打开了铁门,进入了这个房间。每一具尸体都躺着好好的,似乎并没有人来过的样子。

  但是我发现在最左边墙角的一张床上,白布被很凌乱的掀开在地面上。上面床上的那些尸体不见了。

  那个时候,我还并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还以为是那些犯罪团伙已经把那个尸体偷走了。

  当时我很害怕,因为我应聘的时候,领导跟我说过,这里的事情如果是有任何一个闪失,我都是要负责的。

  这个时候,我就想要不干脆逃跑算了。

  但当我回身准备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,却发现有一个人影一动不动地站在我的身后。

  当时我吓坏了,想都没想就举起手中的警棍轮了下去,一下子把那个人给打倒了。

 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惊讶地发现被我打倒的那个并不是什么小偷,而是一具男性的尸体。

  那具尸体看上去已经死了好长时间了,皮肤都已经泛起了青紫色,出现了大块儿的尸斑。

 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就开始有些乱了,刚刚我打倒的真的是这具尸体吗?是他自己站在我的背后?

  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,蹲下来去检查那具尸体,然后我发现那具尸体的脑袋上果然有刚刚被动机击打过的痕迹。

  我吓坏了,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这间屋子。回到了传达室,我把门锁上,整个人躲在被窝里,直到天亮了才敢出来。

  第2天换班的时候。我跟看白班儿的老李说了这件事。但老李死活就不相信我。还说我是胆小。编了个故事来骗他的。还对我说爱干干,不爱干滚。

  我赌气回家之后,思来想去,感觉这件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。于是就想在网上发一篇帖子,跟大家讨论一下这件事,看看有没有人能给我帮助。

  可是我没想到我刚发出了这篇帖子,我家里电脑就连不上网了。然后又试图用手机发,发现手机也没有网络,打电话也打不出去。

 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这件事情肯定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简单。所以我今天白天的时候,偷偷溜进了殡仪馆,再次来到了这个房间。却没想到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!”

  我赶紧接话道:“不对!等等等等!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,你还没有说呢。”

  张小山僵硬的脸上似乎露出了思索的神情,开口道: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,我只记得我假装自己是一位死者的家属,跟着那些痛哭流涕的人们进了这个房间。然后趁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那个死去的亲人身上时,我偷偷地躲在了一张铁架子床在下边。。。再后来,我就只记得我躺在这张床上一动也不能动,然后就是屋子的灯又亮了起来,接下来的事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我紧皱着眉毛点了点头,“也就是说,你的身体很有可能是被人换过了。那我们来找一找这间房间中会不会有你的身体吧。”

  张小山点了点头,颤巍巍地从床上爬了下来,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,应该勉强可以走路,而我已经开始一张床一张床地掀起盖着尸体的白布。

  这个房间里的尸体大多都是一些年过花甲的老人,只有少数几个是青壮年,看样子应该是经历了某些事故而导致死亡。

  我一张床一张床的看过去,张小山跟在我的后面,不断地摇着头,“不是这个,不是这个。”

  在检查过四五十具尸体之后,张小山指着我刚刚掀起的白布下了那具尸体,激动的尖叫道:“这个身体!这个才是我本来的身体!”

  我示意他不要激动,低头仔细端详了一下。

 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男子,小平头,长得不算很帅。

  这具尸体一看就跟别的尸体不一样。刚刚检查过的那些尸体,肤色都是没有血色的苍白,死亡时间较长的身上则开始泛起尸斑。

  而张小山的身体,则像是睡着了一样,只是脸色比常人苍白一些。

  我摸着下巴看了看“年轻的张小山”,又看看“年老的张小山”,开口道:“现在你的身体找到了,我们应该怎样把你换回去呢?”

  张小山神色激动的伸出自己的左手,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躺在床上的身体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具原本属于张小山的身体,突然猛烈的抽动了一下,紧接着突然睁开了双眼。

  我心中一喜:“张小山,你换回来了吗?”

  我又转头望向在我身旁站着的张小山,却发现他瞪着眼睛张着嘴,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恐。等等难道说——

  我再回头看着年轻的张小山,只见他慢慢的坐了起来,目光有些茫然地看了看我们俩,张开口,用一种沙哑的声音对我们说到:

  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